欧盟评级机构监管部门对大公欧洲进行了两年的秘密调查,这是近年来中国分摊的联合国会费和维和摊款第二次大幅增加

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2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上述报道内容,称不存在针对大公欧洲的专门调查,他说:ESMA是欧盟评级机构监管单位,它可以随时对任何一个评级机构进行询问和监管,这是例行工作内容,所有当地的评级机构都要接受这种日常监管。关建中说,大公欧洲成立3年来,一直严格遵守欧盟的规定,不可能在关键问题上犯错误。

欧盟评级机构监管部门对大公欧洲进行了两年的秘密调查,这是近年来中国分摊的联合国会费和维和摊款第二次大幅增加。在联合国经常预算当中,日本的存在感也在下降,分摊比例自1983年以来首次跌破10%。据估算,美国以22%的分摊比例在经常预算中居首位,其次是占9.68%的日本和占7.92%的中国。日本在2013年至2015年的预算分摊比例为10.83%,而中国此前为5.15%。

据英国路透社23日报道,一份文件以及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显示,欧盟评级机构监管部门对大公欧洲进行了两年的秘密调查,发现其内部审查和制衡体系存在薄弱环节,可能未完全遵守欧盟的规定。大公欧洲是中国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于2012年在意大利设立的评级机构。《环球时报》记者24日就此事联系到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建中,他表示根本不存在欧盟当局针对大公欧洲的专门调查。

据悉,这是近年来中国分摊的联合国会费和维和摊款第二次大幅增加。

路透社在报道中也称,欧洲商界此前对大公国际登陆欧洲表示欢迎,因为这将促进评级机构之间的竞争,改善市场被三大巨头主导的局面。针对大公欧洲目前的业务状况,关建中表示战略方向没有错误,但缺乏贯彻战略的负责人。他透露说,大公欧洲正准备将总部从意大利迁到德国法兰克福,以便在新环境中寻求更大发展空间。

延伸阅读:解读中国缴联合国会费猛增原因
分摊比额升至全球第三联合国通过各国会费分摊比额 中国大幅增加

路透社称,负责监管和制裁欧盟评级机构的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经调查发现,大公欧洲可能未完全遵守欧盟的规定,这些规定旨在防止评级机构对客户进行信用度评判时产生利益冲突。报道称,遵守这些规定是欧盟授予大公欧洲运营许可的条件之一,一经发现违规,ESMA可处罚甚至撤销相关评级机构的许可证。一名业内人士24日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利益冲突问题对评级机构来说是非常严重的,这是各国以及国际证监会组织重点防范的问题,如果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因此被调查,绝对是马上见报的业界大事件。路透社还援引一份文件的内容称,ESMA曾在去年致函大公欧洲,要求该机构设立机制,确保验证评级方法的人员在评级委员会中没有投票权。此外,ESMA曾指责一名大公独立董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未提供任何建议。

日本存在感降低 担忧影响其入常的目标

路透社称,大公欧洲是第一个在欧洲市场对全球三大评级机构发起挑战的亚洲机构,但它在欧洲目前只有0.02%的市场份额,迄今尚未实现盈利。关建中坦言,实现盈利可能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他强调,大公国际的目标并不仅在于盈利,而是要在中国和欧盟两大经济体之间建立金融、投资和经贸桥梁。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债权和资本输出大国,若长期依赖维护西方利益的国际评级机构做出风险判断和投资决策,存在巨大风险。大公国际开拓欧洲市场就是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在欧洲投资识别风险。关建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对西方主流评级机构的错误评级以及在部分国家债务危机的责任问题上提出批评,他表示,希望能以大公国际的创新思想来纠正西方固有思维。

联合国大会23日晚通过了各国2016-2018年联合国会费与维和摊款的分摊比额。新华社消息称,未来3年,中国将承担7.921%的联合国会费、10.2%的维和摊款。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就此作出解释:

据此前消息,日本《东京新闻》20日报道,有关2016年至2018年的联合国经常预算和维和行动预算分摊比例谈判接近尾声。据估算,中国在维和预算中的分摊比例将超过日本,上升至第2位。日媒担忧,这会导致日本在联合国的存在感下降,影响其入常的目标。

共同社报道称,经常预算的分摊比例根据各国国民总收入等经济指标计算得出。发达国家所占比例较高,发展中国家则相对较低。2016年至2017年的预算规模约为55亿美元。维和预算分摊比例基于经常预算分摊比例确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