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赞成票比例是88%,这一法律侵犯民众的知情权

原标题:媒体解读日本保密法 生效日引民众激烈抗议

英国诺丁汉大学网站中国政策研究所12月13日文章,原题:中国在联合国
中国希望看到联合国权威增加,呼吁建立更民主的联合国,让西方以外的国家更多地参与决策。但尽管北京对这些大原则公开直言,涉及具体实现手段却态度暧昧。对于安理会扩大及其他金砖国家欲成为常任理事国的要求,北京缄默不语。原因在于,其动机是矛盾的。一方面,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成员,中国享有其所赋予的地位和权力即便得不到增加,也希望得到尊重。另一方面,北京仍对赋予联合国太多权力干预成员国内部事务保持警惕,仍坚决奉行国家主权不可侵犯原则。

数百名日本人9日走上首都东京的街头,通过挥舞横幅和击鼓等方式抗议定于10日生效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批评者认为,这一法律侵犯民众的知情权,是二战后日本民主面临的最大威胁。

外交上,中国利用在联合国的地位,夯实自己作为负责任全球大国的形象。它在联大推动与发展中世界的团结,在安理会试着与其他常任理事国达成共识。北京给人的感觉是在进行一场双线博弈,且总体上游刃有余。

安倍政府去年12月不顾质疑和批评,强行颁布旨在严惩泄露国家机密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根据这一法律,不仅与外交、国防、反恐、反间谍相关的敏感信息可以界定为特定秘密,内阁大臣等政府部门主管官员也可以决定哪些是特定秘密。

显然中国在联大感觉更自在,那里多数是发展中国家。不论什么议案提交到联大,中国一般都倾向投赞成票。1974年到2008年,联大赞成票总体比例为83%,中国投赞成票比例是88%。相比之下,法英约43%,美国只有20%。

安倍政府声称,这一法律对于说服美国等盟友同意与日本共享情报至关重要。但批评者表示,在新保密法生效后,揭露政府违法行为的人士会被噤声。

而在安理会,中国显得拘谨,仿佛少数派。相比与中国,3个西方成员国美英法对国际事务有更多共同看法。中国认为联合国的权威应得到加强。但首先是因为,这样才有可能更有效制衡美国的单边主义或西方霸权。

9日,约800名日本民众冒着寒风赶到国会所在地,举行抗议活动。参加抗议的桧山友木(音译)表示,这项法律将限制人们的知情权,而且内容含糊不清,将使得日本民众再次受到类似二战时期的控制。

自1971年重返联合国以来,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给外界的印象是,寻求更具建设性而非对抗的现实主义路线。这意味着多年来,中国在联合国的外交遵循了邓小平的忠告国际上保持低调。中国在安理会只是偶尔投否决票。

非营利机构日本信息中心工作人员三木由纪子(音译)说,由于无法确定政府会将哪些信息确定为特定秘密,许多博主已经开始担心,他们的博客内容是否会触犯法律,是否需要删除。

如今中国对联合国如何运作不仅在纽约,还有联合国下属机构在世界各地的运作已积累了丰富经验。北京开始更加高调,这预示着其今后会在外交上更主动。有迹象表明,中国现在或许更愿意联合国干预那些违反国际法或挑战联合国权威的国家的主权。

60岁的退休教师上野久子(音译)参加了日前的抗议活动。这真是太过分了,上野说,看起来,安倍只要说句这是为了国家好,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真正在做什么。

但北京的观点仍很明确只有得到安理会支持的国际干预才是合法的,应是各方赞同的维护和平行动,而非制造和平。中国想要更权威的联合国,而非一个更爱干涉的组织。

解读

《特定秘密保护法》细分为55个项目

今年10月14日,日本内阁通过一项有关《特定秘密保护法》的政令,公布特定秘密的界定和解除标准,并宣布这项法律定于今年12月10日正式生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